新闻资讯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新闻 > 正文

新闻

中国马镫引发的闪击战:2万柔然逃军,仅用四年就打穿了欧洲大陆

陶慕剑地球观察2021-11-10新闻11
马镫,在西方被认为是军事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。经考古实物的证明,双侧马镫(单侧马镫更早一些)是中国在公元四世纪发明的,进而引发了骑兵战术的巨大进步。公元六世纪,阿瓦尔人第一次将马镫带入欧洲,形成了对所

马镫,在西方被认为是军事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。经考古实物的证明,双侧马镫(单侧马镫更早一些)是中国在公元四世纪发明的,进而引发了骑兵战术的巨大进步。

公元六世纪,阿瓦尔人第一次将马镫带入欧洲,形成了对所有欧洲军队的碾压性优势,引发了继匈奴人后的第二次冲击浪潮。当时,逃难到欧洲的阿瓦尔人仅仅2万,然而四年后就打穿了欧洲大陆!

阿瓦尔人是柔然人吗?

本文主要论述中国发明的马镫在欧洲引发的“闪击战”。但是在此之前,要解决一个争议:阿瓦尔人到底是不是柔然人?

在西方,“阿瓦尔”本身就是对柔然的称呼。但是历史上进入欧洲的“阿瓦尔人”,后世不少学者都认为是冒用柔然(阿瓦尔)的称号,这些实际是柔然人的附庸部族,甚至是无关的游牧部落。但我们对照东西方历史资料,就发现问题没那么简单。

关键原因就是这段历史的“时间太短了”!

公元552年,突厥首领土门联合高车发动对柔然的突袭,击杀柔然阿那瓌可汗。柔然由盛转衰,分裂为东西两部,但随后均被柔然击破,分别在公元553年和555年投奔北齐和西魏。其中,西魏宇文泰在突厥逼迫下,将西柔然可汗邓叔子及部下3000余人交给突厥使者,惨杀于长安门外,从而宣告柔然正式灭亡。

与此同时,突厥的土门可汗派出自己的兄弟室点密可汗,专门分出一个西突厥汗国追击柔然残部。公元567年,西突厥和萨珊波斯联手,攻灭了柔然盟友的嚈哒,而嚈哒帝国本身是作为柔然人附庸发展而来的。此前,不少柔然残部都逃到了位于中亚的嚈哒领地寻求庇护。可见,西突厥攻灭嚈哒也是消灭柔然帝国的战争延续。

就在这段时间里,在柔然灭亡仅仅3年后(公元558年),阿瓦尔人就在欧洲东部出现了!此时,嚈哒帝国还没有灭亡,仍在和西突厥死磕。

据拜占庭历史记载,公元558年阿瓦尔使者(据说就是后来的可汗巴颜)来到拜占庭,觐见了皇帝查士丁尼一世,请求政治庇护。通过这次接见,阿瓦尔人第一次正式亮相欧洲,而且也让西方第一次知道了突厥汗国的存在。据拜占庭人记载,阿瓦尔人请求东罗马皇帝招募他们作为雇佣军,查士丁尼一世则同意请求,要求他们防守边疆阻挡其他“野蛮人”。

随即,阿瓦尔人就从高加索山脉通过,进入了黑海东北部的欧洲地区。这一年是公元558年,距离柔然灭亡不过三年。

后来的公元568年,突厥使团出使拜占庭帝国。突厥使团和东罗马皇帝的一段对话,也揭示了柔然人残部的下落。

据米南德《希腊史残卷》记载:“(马尼亚克)又告诉皇帝,突厥已征服嚈哒,使之臣服……皇帝说:‘告诉我们,有多少阿瓦尔人叛离突厥?是否还有阿瓦尔人归突厥统治?’‘陛下,还有一些仍然依附于我们。逃跑的阿瓦尔人大约有二万人左右。’……”

从这段信息可以看出,突厥人将逃到欧洲的两万“阿瓦尔人”视为真正的柔然人。不仅如此,西突厥甚至又专门派出一支军队追击这支进入欧洲的柔然败军,后来发展成为了可萨汗国。

事实上,据西方史料描述,即使后来全盛时期的阿瓦尔人也只有五万军队,其中还包括大量的匈人、斯拉夫人附庸军,可见阿瓦尔人的核心人口就是这么少。因此突厥人所说的“两万柔然败军”和事实基本接近。

仅仅四年,2万柔然败军就打穿了欧洲大陆

通过东西方历史的对照,我们可以确信,进入欧洲的两万阿瓦尔人正是真正的柔然败军。否则,也不会惹得突厥人的一路追杀。

我们梳理一下过程:公元555年,西柔然汗国被突厥灭亡,可汗邓叔子率几千人逃到西魏,另有几万残部向西逃向中亚,被同盟者嚈哒人收留。但是西突厥人进行了穷追猛打,嚈哒人随即也遭到猛攻,部分柔然人(大约两万人)继续逃亡,通过中亚地区经高加索山脉(据拜占庭的说法)进入了欧洲。

公元559年,保加尔人率匈人各部入侵拜占庭帝国。查士丁尼一世被迫启用被闲置的名将贝利撒留,用少数人马击退了保加尔人。但保加尔人真正撤退的原因,是作为拜占庭“雇佣军”的阿瓦尔人(柔然败军)在背后发起攻击。

这些柔然败军仅仅两万人,就打垮了黑海北岸的匈人部落(库特利格尔匈人和乌特格尔匈人),将这些匈奴余部合并。短短一两年,阿瓦尔人(柔然人)就征服了原属于匈人部落的东欧大片土地,以及匈人、斯拉夫人等大批附庸民族。这时候,时间刚刚到了公元560年。

到了公元562年,阿瓦尔人的杰出领袖——巴颜在西方史书中正式现身。这一年,巴颜率领阿瓦尔大军进入多瑙河流域,据分析,可能是西突厥汗国的追击部队已经来到了黑海东北部。在追兵逼迫下,这些柔然败军开始继续向西迁移。据估计,西征的阿瓦尔军队总数仍然不过两万人,不少匈人部落转而投靠了新来的西突厥追击部队(后来的可萨汗国)。

就在这一年(距离进入欧洲仅四年),阿瓦尔人终于穿越了整个欧洲大陆,抵达了最西边的法兰克王国境内,随即发动了入侵战争。562年年底或563年年初,阿瓦尔人的第一次入侵被法兰克的梅斯王(奥斯特拉西亚国王)西格伯特一世击败。

尽管初战失败,但是阿瓦尔人的实力反而越战越强,迅速控制了中欧广大地区,在匈牙利一带(原阿提拉帝国中心)正式建都立国。公元565年,阿瓦尔汗国正式成立(或者说是柔然复国),巴颜成为第一代可汗。在立国伊始,阿瓦尔汗国就成了欧洲一霸,不断向四方征伐,给拜占庭、法兰克等国造成持续百年的威胁,甚至在617年曾围攻君士坦丁堡,掳走了27万拜占庭人为奴。

阿瓦尔(柔然)入侵欧洲,引发了继匈奴人后的第二次民族大冲击,导致欧洲不少民族区域再次重新洗牌。匈牙利人、保加利亚人等多个斯拉夫民族的迁徙,都和阿瓦尔人直接相关。直到公元796年,阿瓦尔汗国才被法兰克帝国的查理曼大帝灭亡。

柔然人和马镫

笔者想强调的是,这段历史的进程极其飞快。公元555年柔然灭亡,558年柔然败军就出现在欧洲东部,560年征服了黑海北岸,562年就打到了法兰克境内,整个过程仅用了七年。其中“打穿欧洲”更是只用了四年,这段距离匈奴人用了差不多近一百年。当阿瓦尔汗国在565年正式复国,成为欧洲一霸的时候,距柔然在东方的灭亡也不过10年时间。

被突厥人打得万里溃逃的2万柔然败军,为何能在人口众多的欧洲创下如此夸张的军事奇迹?

据拜占庭史料描述,阿瓦尔人与其他游牧军队有着共同的特点,例如每个战士都有几匹马,并大量使用东方复合弓进行骑射攻击。阿瓦尔人虽然也拥有大量轻装弓骑兵,却有着一个关键特征:这支军队最初就有能够同时使用长矛和弓的重骑兵!

拜占庭人认为,阿瓦尔人和匈人(匈奴人)属于同一种族,而且作战装备非常接近,例如同样采用了匈人特有的高桥马鞍,但进行了更好的改良。其实,这种高桥马鞍也正是流传到西方的中国发明。然而最关键的是,阿瓦尔人首次将金属马镫带到了欧洲,这些是早先来到欧洲的匈奴人不具备的。金属马镫使骑兵能够更好地固定在马鞍上,从而可以更容易操作武器,尤其是使“持矛突击”成为可能。

正是由于“高桥马鞍和金属马镫”这种划时代的装备组合,使得阿瓦尔人仅仅凭借2万人的劣势人数,就迅速征服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匈人部落,以及数量众多的斯拉夫部落。也正是阿瓦尔人带来的马镫,让欧洲人迅速增加了“重装冲击骑兵”这个新兵种。

从马镫的发展史来看,中国在三国和西晋时代(公元三世纪后期到四世纪初期)已经出现了上马用的单侧马镫,有不少陶马俑实物。真正可用于作战的双侧马镫,应该是东晋和南北朝初期发明的,大约是公元四世纪中期,在东晋和南北朝一些文献中已经出现了“蹬”的字眼。

目前出土最早的马镫实物,是辽宁冯素弗墓出土的鎏金铜片包裹的桑木心马镫。这座墓属于北燕,墓主冯素弗则死于公元415年。作为漠北霸主的柔然,也正是在这个时期通过吸收北魏、北燕等国的技术,掌握了马镫的制造和使用。

突厥的崛起,则成为马镫西传的重要契机。仅仅七年时间(大约555年-562年),马镫就从中国北方传到了欧洲大陆最西端,直接让欧洲省略了这项发明的所有中间发展过程。

通过这个快节奏的历史事件,我们可以看出,柔然人在欧洲的“闪击战”正是战争推动技术快速传播的一个典型例子。(作者:陶慕剑)